時間拉到剛畢業的那一年,

是96年的8月,拿到畢業證書的那一剎那的確就失業了。

在我面前的就是將近一台國產車價格的學貸,

曾經想過,一鼓作氣念博班挑戰自己的極限,

但是現實的問題還是得解決(煙),

就這樣丟了幾份履歷後,我來到了全台醫院都普遍不愛的單位工作,

職場菜鳥的我的確也發生了適應不良的情況,

後來到了主管機關上班,度過了我快樂的3年,

在那邊認識了一票對我超好的媽媽姊姊們,

2011年我回到了板橋,也換了組別,

也體認到了什麼才叫做險惡的職場環境,

新單位的老闆是一個毀譽參半的資深主管,

小老闆又是我最害怕共事的護理臨床主管,

過去的一年,我真的被整的死去活來了...

對照我在主管機關的訓練方式,老實說這裡大頭的決策真的令人很匪夷所思。

說不清是幾次的想丟辭呈但最終還是敵不過不想去醫院的想法,

就這樣也拖著拖著進入了第五個年頭了!

今年還是持續做著去年的業務,

老實說跟我原本想學的東西實在是沒有多大的關連,

但是很明顯的是上面的人也沒有想放我走的打算(因為這真的是一個爛坑),

今年就是最後一年了,如果明年還是沒辦法離開這個坑,

我想也該是認真考慮投醫院履歷的時候了.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iris0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